DeFI 靈魂人物 Andre Cronje :加密貨幣已死,願加密貨幣長存

Andre Cronje - The rise and fall of crypto culture

摘要目錄

DeFi 領域靈魂人物、前 Fantom 基金會技術顧問和 Yearn.Finance 創辦人 Andre Cronje 自 3 月 6 日傳出決定離開加密貨幣和 DeFi 領域後便銷聲匿跡,時隔將近 1 個月半突然在 Medium 上發了一篇名為「加密貨幣文化興衰」的文章,並且大力抨擊加密貨幣文化扼殺了加密貨幣精神。對此,好投君為讀者們整理及翻譯了 Cronje 此篇文章,讓各位了解這位 DeFi 靈魂人物對於加密貨幣現況的看法。


「加密貨幣已死,願加密貨幣長存」

我希望我老到可以看見貨幣政策的誕生。我希望能夠親眼見證他們所犯下的錯誤,因為我相信我們正在重蹈覆轍。

我經常覺得加密貨幣裡的很多東西都是由那些在網上通過維基百科了解關於債券、鑄幣稅或債務工具的文章,然後認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的人所建立的。

在編碼過程中經常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你發現其他公司或開發人員寫了一段新的代碼,而你很快就開始從中尋找錯誤,像是「這不需要」,「這可以做得更好」,「他們為什麽要這樣做? 這毫無意義」,然後開始覺得「我可以做得更好」。

於是你花了幾天、幾周、甚至幾個月的時間來重新設計代碼,然後你遇到了第一道難關,你不得不做一些調整,然後是第二道,第三道等,最後你的代碼看起來和他們的代碼一模一樣,你有了「哦,對,這就是原因」的時刻,因為你終於明白為什麽它是這樣設計的。

貨幣政策是一樣的,理解貨幣供應、發行、債務、債券、稅收、商品、證券、衍生品等都不能孤立地看待,它們的存在都是有原因的。但加密貨幣是新一代的,是「我們可以做得更好」的一代。

長期以來,我一直標榜自己蔑視加密貨幣文化,但熱愛加密貨幣精神。這聽起來可能有點奇怪,但加密貨幣精神是一種類似於自主權、自我託管、自我賦能的概念,而加密貨幣文化是諸如財富、權利、充實和自我等概念。

「加密貨幣文化扼殺了加密貨幣精神。」

曾經有一名教授告訴我:「合約是為了困難時期所準備的,而不是為了美好時期」。監管和立法也是如此,它們是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出現,而非在美好時期出現。

我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認為加密貨幣有必要進行監管,監管不是預防機制,而是一種保護機制,這就像一個孩子試圖把他們的手指伸進電源插座,而你在他們能夠了解為何不該這么做之前阻止了他們,有一天他們會明白,但不是現在。

「加密貨幣已死,願加密貨幣長存」

我們正在進入一個新時代,目前的迭代將成為荒原,未知的錢包潛伏在陰影中,我們將看到一個新的區塊鏈經濟崛起,這新的區塊鏈經濟不是由貪婪驅動,而是由信任驅動,且不再有「無需信任性」。

回到原點有種諷刺意味,但我發現自己比以往更興奮。我不會再踏入荒原,但我對這個新的未來感到非常興奮。

分享至: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